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12-08 (Tue)
昨天晚上整理报告一直到本子没电。
早上六点多钟又爬起来继续汇总。
谁让我有这么有爱的一个称号叫“组长”?
ppt不是我去讲,那是因为沾了一级的光。
小钉子做ppt十分辛苦,而且灰常的“慌张”。于是我一看到她就把两手拿出来晃圈圈学某电视剧里的“我看好你哦!”

先说一级。
熬了两个晚上终于熬不住鸟,然后继续正常作息。我果然是那种死到临头都憋不出个P来的人。
不过偶能说听一级听力听多了居然爱上了远近桑的声音了么……(你自重!
然后周五,得到了答辩推迟的消息,就想第二天去城里拿准考证就顺便见我爹一面好了。
结果后来商量来商量去决定,直接去城里住着好了,考完再回来= =
于是降温我顶着大风就坐车去了城里,晚上一起吃饭的单眼皮小帅哥居然长得超级像rain= =可惜咱不DJ棒子。
第二天早上去北师大拿准考证,不到十点的时候人可少了呗,结果我把身份证拿出来问小灵:只要这个就行了哈。结果小灵扑上来抓着我的脖子晃着我问:“你照片呢照片呢照片呢?”我眨眨眼:“还要照片的啊?”突然觉得一阵杀气升起:“你!你你你去年二级怎么考的你居然连照片都不知道带吗!!”
于是跟着她去某会场晃了一圈证明她的存在,顺手拿了一包立顿红茶。然后想起来邮箱的简历里面有自己的照片,抠下来去打出来之后,11点回到领准考证的地方发现,队伍变得好长了哦!!!!!于是又被抓着脖子晃了半天……

再说考试。
考场前发了一圈短信,最后小灵以此结尾:“一使劲咱就过了哈,爆种吧狐狸!”
我回答:“哟西,哦列哇刚大木哒!”
就是这样的短信……
么想到,听力最后一题就这么重现了……
听到我差点捶桌,一边想这考场的人怎么就没反应,笑得我快憋不住了,还好是最后一题……

走出考场,我和小灵去找吃的。
小灵说,有一家米粉,那里的“粉”能变成“面”的哦!
我说,怎么变?
小灵说,冲着它喊“henshin”……(好冷= =
我说,还要围上个腰带然后冲着粉喊“henshin!henshin!!”么?
小灵说,你想它怎么变?
我说,“假面”嘛,既然是“假面”的话,那就不是“面”,是“粉”咯……
一瞬间意识到这是个冷笑话,两人沉默半天……爆笑……
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我的脑袋里到底经过了怎样的思考……

考完之后回来一直在HJ等答案,看到个答案就点开拿出自己的答案来对,结果发现完全不一样,抬头一看,是二级= =
终于等到一级的出来,词汇杯具,听力杯具,阅读杯具,语法杯具= =
哎呀好杯具=v=
不过……答案如果可靠的话,贴着分数线擦过应该可以的……应该= =
不过偶觉得读解的答案好不靠谱呀……

然后是答辩。
没啥好说的,其实就是把之前做好的东西都拍照然后修改给小钉子做成ppt。
我再汇总做成word文档。
不过这个过程很漫长就是了,而且我之前一直都习惯于分工完成自己那一部分而不是作为最后总结的人= =所以脑子很乱。
于是在寝室各处都传来叫我名字问问题的声音的时候我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还好顺利完成,也没有遗漏什么,早上顺利装订,上交。
小钉子的ppt也顺利讲完。
很好。
这就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就是五千字的实习报告和= =一堆考试了……

simplex的cast里有远近桑是在是太GJ了=v=
我听力一听到远近桑的声音我就安心了=v=真想再听一次啊(喂喂!!!!
| [日常]突っ込み | COM(7) | TB(0) |















只对管理员显示